万博体育app

《排球少年4》上半完结浅析影山飞雄和日向翔阳的成长

Posted by admin

《排球少年4》(下称《排球4》)上半部分的剧情进展到与稻荷崎初见交锋就暂时告一段落,下半部分预计在七月放送,双方的比赛将会像对阵白鸟泽一样用一整季的时间描写。回顾上半部分,不难发现它明显是过渡阶段,为了接下来的全国大赛,乌野高校全员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做准备。

好的体育竞技类作品往往也是优秀的群像剧,团队实力直接取决于每个角色的成长以及角色之间的相互协作,而实力和心境的变化也会在比赛过程中得到外显,并影响比赛的精彩程度。

在《排球4》上半13话的备战中,乌野高校的几个主要角色都发生了明显的成长,尤其是影山飞雄和日向翔阳。

影山飞雄无疑是个天才,但天才常常不被理解,更不用提他还有些暴戾乖僻。因为既努力,又有天赋,再加上对胜利天生的渴望,影山飞雄自然会对队友有所不满。

初中时代的他年轻气盛、自视甚高,会直接把怨气发泄到队友身上,这样的做法使他被孤立,落得一个“球场上的王者”的称号,借以讽刺他的自我中心。这段人际关系破裂的黑历史也成为了影山飞雄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,并让他矫枉过正,成了一个有想法也不说出来的“乖孩子”。

但令他不满的并不是队友的平庸,而是队友的失误、不努力。影山飞雄是个较真的小性子,体现在对自我的严格要求,对精细度的把握,甚至将这份苛刻转嫁到其他人身上。但这样的性格也会反噬自我,体现为过度自责。“球场上的王者”,这一王冠在过去一直压抑着影山飞雄,使其不敢正视自己的本性,陷入自我怀疑,更发挥不出真正的实力。

虽然说日向翔阳以无所顾忌的样子生硬地闯入了他的世界,使他重拾过去的雄心,但作用终究有限。以日向的眼界和经验,还不足以发现影山的真正实力和症结所在,影山飞雄就这样在乌野这种实力还相对一般的队伍中,玩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过家家游戏,以保护他人和自己不受伤害。

来到青训营的影山自然是如鱼得水,一直压抑自我的他终于棋逢对手,品尝到全力施展手脚的快感,而水平相近的宫侑也一眼就指出了飞雄的问题所在。“畏手畏脚的乖孩子”,这样的质疑让影山习以为常的水月镜花瞬间破灭,按捺不住的本性令他感到焦躁,并最终引发了爆发。而这次,有了日向这个直率的小个子从中调和,再加上知根知底的队友,影山终于解开了心结,不再压抑自己的想法,成为真正的王者。

从服务于主攻手、配合主攻手的坏习惯,到试着打破现状、开发主攻手的潜力,心境的变化直接影响影山的实力,作为二传手,队伍进攻的组织者,他的高度活跃将会使队伍进一步高速运转,并提高队伍的上限。

日向翔阳是什么类型?肆意妄为?自我中心?如果把影山最初的保留实力看作对他人的傲慢,那日向的自我中心可以说是对他人实力的尊重,不带偏见、坦诚接受。

日向翔阳,这个名字本来就象征着阳光。他是一束光,照亮了被阴影笼罩的影山,也照射进落满尘埃的乌野垃圾场。

日向翔阳是重生的乌野的精神最直接的体现——杂食。正因为弱小,所以没有什么不可以舍弃的,只要能够变强,敌人也好,同伴也好,我全都要学习。

“怪人快攻”、“超快攻”、“负节奏”……虽然已经发展出多样的攻击手段,有着引以为傲的反应神经和跳跃能力,但日向的大局观、接球、发球等短板一直都悬而未决,这个问题不解决,乌野很难在强手如云的全国大赛撑太久。

捡球,这项活动意味着与比赛无关,从参与者变成旁观者。但入局者迷、旁观者清,场上流转的大量情报只有在场下才能观摩,好学的日向在观察和思考中增进了大局观、分析判断能力和接球能力。

最后更有和“鸥台的小巨人“——星海光来的会面,对常人而言是羡慕嫉妒恨,对日向来说却是可敬的学习榜样,模仿带来的成果也已经在第13话与稻荷崎的交锋中初见端倪。

良好的反应神经,冷静思考做出的全场应变,再加上进一步提升的跳跃能力,日向的实力又一次登上了新的台阶。

角色是体育竞技类作品的根基,比赛过程就是角色对其人生经历的展示,队伍之间的交锋更是双方信念的碰撞,这种对角色的依赖,可能再没有其他类型能够比拟。

作为此类作品中的佼佼者,《排球少年》系列对每一个角色都有细致的描写。在前几季的人物塑造中,乌野的几个一年级新生山口忠、月岛莹已经得到了长足的进步,再加上本季度影山和日向的进一步提升,日、月、影、山,这四个一年级新生,俨然已经形成了一个攻守兼备的矩阵。

与伊达工的模拟战是对新技能的磨合,与椿原的对战则是对新环境的适应,众人在上半部分磨练出的种子,终将在下半结出硕果。

Related Post

Leave A Comment